叶茶茶

My My My!:

献给周润发


以及香港电影逝去的黄金时代


 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男子。


 枪和子弹最配他,血和暴力最配他,爱和玫瑰最配他,痴情与滥情都配他。天真与世故,快活与痛苦,忠义与侠胆,戏谑与肃穆,冷血与热血,死亡与重生,香烟与巧克力,全是他。

  你知道他拥有赤子的心脏,刺骨的情衷,最果决的毁灭和最缠绵的击杀。他拿起枪即为死神降临,他摘下鲜花便是万物复苏。他的绝望称为狂喜,他的沉默叫做呐喊,他的复仇又名救赎。



  他在万花里流连,在群芳中辗转。他看女人的目光和看仇人的目光相比并无甚不同。他对着她们肆意调笑,带着邪气的眼神来回往复。他热爱相遇又别离,留下颠倒众生的背影却吝于回首。他绅士又下流,唇上尚有余温,手心留下黏腻的低语,肩头缝入破烂的誓言。他起身,一步两步,尚未走出房门,这些缱绻痕迹便会如水流过,再无踪影。


  可谁也无法怨恨他,哪怕是任何一丝憎恶的情绪也不舍得沾染他。他拥有这样万物皆可包容的能力。世俗伦理,纲常礼数均奈何不了他。只要他笑盈盈地这么瞥过来一眼,寒冰就会遇见暖春;只要他佯装着苦恼而拧紧眉间,即可化身三岁婴孩,让人心甘情愿将最美的愿景,最深沉的祝福,最坦诚的信任交付于他。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况或经过了如何的岁月洗涤,他只要出现在那里,就算是最简单的着装,最脏乱的背景,最平淡的表情,还是会有光芒散布于他周身,圣歌围绕他耳边,白鸽自他掌心飞出,鸣叫着衔来初春的垂柳。


  他在血海里沉浮。手指有握枪结下的茧,胸口有殊死落下的疤。他的双手沾满鲜血,双肩尽担性命。他出现的时候连天幕都要凶狠几分,蛮横的刀刃与枪口也不敢造次。所有与他对立的生灵万物一瞬间低下头软下腰身。他让人知道死亡的号角能够由一个笑容吹响,地狱的使者拥有炽热的拥抱,暴力也是浪漫的告白。他的枪柄缠绕着玫瑰,他的吻别浸泡着鲜血。


  漫天的雨水打磨他,冰冷的夜晚塑造他。他经受最残忍的痛苦,最非人的惩罚。忠义正气不再适合这个江湖,四处充斥着诡谲狡诈,只余他拥有本心与赤诚。不需多言,更无犹豫,同伴危急之时他必定横身在前,浴血相拼,在所不辞。


  可这样一个赤子般的灵魂,交换而来的,更多的却是背叛与妒恶。他背负沉重的苦痛,狰狞的伤口。他向前的步伐异常艰难与坎坷,他走过的每一步都留下蜿蜒血迹,有森然的白骨刻下的印痕。在每一个无人的夜晚或寒冷的街头,他望着人潮来往,用香烟喷吐堆积的悲伤,用酒精溺死满腔的绝望。


  可无论多么痛苦,他从来未曾屈服过。

  不管前方充斥着怎样的险恶,如何的丑陋,千般苦楚万种阻拦,他的身躯依旧无数次从废墟中,从硝烟里,从黑洞洞的枪口前复而挺立,屹立不倒,永恒如初。一同他那炽热的心,滚烫的灵魂。


  这个灵魂是独一无二的。


  温柔又狠辣,决绝又缠绵,像刀刃一样锋利,也像海藻一样柔韧。

 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的灵魂了。


  同样,那个血雨腥风,满载热血的时代也逝去了。

  我们无从寻找,更无法复原这样一个快意与伤痛同样鲜明的江湖。但纵使隔着二十年的漫长时差,那些人和故事丝毫不曾褪色,反而因岁月的沉淀酿造拥有更加甘美醇厚的口感,封存下来埋入土壤代代相传。


  纵使时光变迁,沧海桑田,我会永恒铭记有那么一个人曾经说过:


  “我一定会留下最后一颗子弹,或者杀人,或者自杀。”



  以及他身着深黑大衣举起双枪向敌人扣动扳机的身影。



  风华绝代,当世无双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英雄本色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赌神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监狱风云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纵横四海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阿郎的故事》等观感
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卡斯特同学 于2018.10.23